邱宇鋒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邱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多年從事醫管局管轄之中醫診所及醫院行醫,著有<<註冊中。醫師>>一書。

邱醫師 Email

 

嚴浩輝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嚴醫師2005 年於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學位畢業。

嚴醫師 Email

 

 

葉志成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為本站的站長,對中醫網站有極濃厚的興趣,故建此站方便同好。

葉醫師 Email

 

香港中醫網 ChineseMedicine.com.hk
香港中醫資訊交流 及 網上優質中藥店
電話 : 23418299

葡萄糖六磷酸鹽脫氫蹆缺乏症與中藥

G6PD_D & Chinese Medicine

葡萄糖六磷酸鹽脫氫蹆缺乏症與中藥

http://vtcm.xanga.com/725113564/g6pdd-and-chinese-medicine/

各位師友:

薛老師和各位師兄的意見我很理解, 但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冷靜! 我深信藥物如果會引起G6PD 病人溶血的話, 其藥物的劑量, 或G6PD 的缺乏程度一定幾大, 中藥不是提純的藥物, 就算含可以誘發G6PD 缺乏者溶血的物質也不會太多, 因此可以解釋到為什麼有這麼多的陰性報告.

話分兩頭, 唔怕一萬至怕萬一, 如果某中醫師遇到一類高度敏感的G6PD缺乏者而用了有關中藥,那麼就水洗都唔清. 我看過<<實用內科學11版 p.2151>>對此症的描述, 說此症有3型, 其中一型是會在無任何誘因呈現慢性非球形紅細胞性溶血性貧血, 即食什麼藥也會慢慢溶血! 所以中藥分分鐘會食死貓. 那麼中醫應如何是好? 保守想法, 就是在未有任何權威大學或學會去為此事澄清之前, 最好不要開這些藥治療G6PD 缺乏者!

以上只是我的愚見而已, 如有得罪, 請多多原諒!

杏林之聲

嚴浩輝

2010/04/15

[ 本帖最後由 嚴醫師 於 2010-5-4 13:52 編輯 ]

農本方網上中藥店
From: VTCM463
Fr:463
如欲了解更多,可登入:
http://medyeah.3322.org/bbs/thread-3050-1-1.html
農本方網上中藥店

TOP

From: VTCM006
Dear Henry,
荒谬,我時常給外甥(with G6DP)吃柴丹地解熱,又用過珍珠母于一個因吃過西藥引起入急症室9歲男孩以止抽風,都OK,可見G6DP不是一個非黑即白之病症!
CF Ho 006

TOP

各位師友:
cc. 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會/各大學中醫學院/香港註冊中醫學會
多謝薛老師來信指正. 我和VTCM009都一樣困擾, 用過柴胡, 丹皮, 生地等去治療G6PD 孩童, 到目前為止無出意外, 中文大學網頁內所列的真確性我不知道, 但我覺得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會,各大學中醫學院及香港註冊中醫學會都應仔細看看薛愷睿老師的論述, 然後向廣大市民澄清一下!
杏林之聲
嚴浩輝
2010.04.14


[ 本帖最後由 嚴醫師 於 2010-5-4 13:57 編輯 ]
農本方網上中藥店

TOP

Hi, Henry:
為什麼名單增加了,根據是什麼?
我用過柴胡,黃芩,未見有問題。
VTCM009
農本方網上中藥店

TOP

Fr:薛愷睿老師
閱讀了所引的網頁,及網頁中提及的參考資料。
相信沒有多少人會細閱而直接相信了網頁中的內容,但是其實網頁中羅列的中藥帶有絕大的誤導性,這些極不負責任的行為給中醫用藥上帶來不必要的不便,更重要的是一旦這些內容誤導了市民,讓市民產生無謂且無知的恐懼後,即使這些中藥對病者多好,也比不過使用這些藥對病者所帶來的心理壓力所產生的副作用,兩害取其輕,惟有不予治療或令換它藥。更甚者,很多G6PD病人甚至誤以為所有的中藥都不能吃,這樣的病人及家長不在少數!

下列要點:
1. 中藥與G6PD的討論是起於1978年新加坡衛生部發出文告,禁止使用和買賣黃連及含小檗鹼的藥物。其根據主要是新加坡學者認為,嬰兒服中藥或他們的母親在分娩前用過中藥,或母親哺乳期間服用中藥(通過乳汁)均可引起嬰兒產生嚴重黃疸(20mg/dl),文章提供的統計數字為:出生前有用過中藥史的102 例G6PD缺乏的嬰兒中,出現嚴重黃疸有22人;出生前未用過中藥的34例G6PD缺乏的嬰兒中出現嚴重黃疸的有2人,經統計P<0。02。但文章未報導研究方法和病例選擇標準。

2. 在香港也有類似的報導:試驗將黃連煎液直接加入新生兒臍帶血清的離體試驗結果認為,黃連可將膽紅素從血清蛋白結合中置換出來,有增加血中游離膽紅素的作用,因而加重了新生兒黃疸的危險性。(瑪麗醫院楊執庸)

3. 但是台灣中醫藥研究院中醫學研究所廖氏等報導,他們選擇在該院附屬醫院出生的,在妊娠、生產和產後各項指標均正常的新生兒66名和G6PD缺乏新生兒7 名,隨機分為3組(G6PD缺乏新生兒7名分為2組),一組給單味黃連煎液,一組給茵陳籬湯,另一組為對照組給飲用水。嬰兒出生後20h給藥,連續3天。每日定時採血測定各項臨床生化指標。結果表明,無論正常新生兒和G6PD缺乏新生兒服用黃連或茵陳湯並不能造成急性溶血性黃疸和引起其他不良反應產生,反而使血清總膽紅索平均值較對照組顯著降低(P<0.01),與以往文獻報導的有利膽作用相同。否定了以上結論。(台灣中醫藥研究院廖昌立)

4. 關於黃連與G6PD,中國做了一系列的研究。大体包括:(1)幾種國產黃連的急性毒性與生物鹼含量比較;(2)黃連和小檗鹼對小鼠紅細胞G6PD活性的影響;(3)黃連和小檗鹼對小鼠和大鼠胚胎毒性的研究;(4)哺乳母鼠服用黃連和小檗鹼對小鼠新生仔的影響;(5)黃連和小檗鹼對大鼠新生兒黃疸的實驗研究。(6)黃連和小檗鹼對實驗性G6PD缺陷大鼠紅細胞滲透脆性的影響(7)黃連配伍黃芩、甘草對實驗性G6PD缺陷大鼠紅細胞滲透脆性的影響。結論是:「川連」在藥用黃連中質量最好,生物鹼含量最高。黃連和小檗鹼對紅細胞 G6PD蹆活性沒有影響,無誘發新生兒黃疽的作用,也未見起引其他胚胎毒性。只有在超大劑量應用黃連或小檗鹼(一次超過10克)才會對G6PD缺陷紅細胞造成影響,臨床應用的正常劑量是安全的,而當黃連與黃芩、甘草同用時,更提示對G6PD缺陷紅細胞有保護作用(楊守業等,1996∼1998)

5. 醫學界認為紅細胞G6PD缺陷是一種遺傳病,思者通常需要受到氧化劑(某些藥物成食物)的激發才能打破紅細胞磷酸戊糖旁路的代謝平衡而引起溶血。到2003年為止為止還沒有一味常用中藥證明是這類激發劑。(有毒中藥現代研究與合理應用,杜貴友,方文賢主編, 2003年出版)

6. 網頁中鏈接1∼3沒有參考價值,4是香港中文大學自己做的一個研究,這個研究屬於離體試驗。根據試驗結果,按照標準人體計算,只有黃連在8.4克以上的用量下會對G6PD缺陷紅細胞造成影響,而柴胡、丹皮、生地、虎杖在42克以上的用量下才會對G6PD缺陷紅細胞造成影響。而金銀花即使在84克的用量也對G6PD缺陷紅細胞完全沒有影響!以上全是單味的情況,沒有考慮複方的協同作用問題。(Chun Hay Ko等,Toxicology in Vitro 22 (2008))

7. 翻閱個人的G6PD病人病案(數量不多但與上述研究採樣相比也不在少數),柴胡、丹皮、生地、黃芩都有應用,甚至兩種以上合用長時間使用(超過2個月),所有活體均未見任何不良反應。(個人病案)
以上數點結論,有離體、動物活體、人體活體的分別,有單味、複方的分別,有不同地區的分別,有單個試驗和系統研究的分別,有實驗研究和病案的分別,有不同取樣方式的分別,哪些參考意義大,哪些參考意義小,請自己衡量。我是相信即使用上黃連,只要寫份量的時候不要太興奮,也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由於前述原因,由於病人已經將黃連標籤了,即使用了也不會有好效果了,但願這樣無辜受限的中藥不要越來越多,但願當歸的無奈不要再發生,而這樣的願望也有賴各位對謬論的駁斥和對正理的宣傳。


[ 本帖最後由 嚴醫師 於 2010-5-4 13:46 編輯 ]
農本方網上中藥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