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宇鋒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邱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多年從事醫管局管轄之中醫診所及醫院行醫,著有<<註冊中。醫師>>一書。

邱醫師 Email

 

嚴浩輝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嚴醫師2005 年於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學位畢業。

嚴醫師 Email

 

 

葉志成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為本站的站長,對中醫網站有極濃厚的興趣,故建此站方便同好。

葉醫師 Email

 

香港中醫網 ChineseMedicine.com.hk
香港中醫資訊交流 及 網上優質中藥店
電話 : 23418299

條件反射

很多人都害怕針灸,原因也相當簡單:怕痛。

如果說針灸一點也不痛,那只是用來騙孩子的說話,一枝銀針刺進身體入面,不多不少總是有點刺激,不大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但要問針子插下去會否十分疼痛,答案也達不到那個地步,至少針灸比起平時打防疫針,又或者被刺刺到的痛楚要輕微得多。而且針灸的痛楚,都是針子穿過皮膚的一刻,只要把身體放鬆,肌肉沒有收緊,針子刺下去阻力便會減少,痛亦可以減輕。至於針子在刺激穴位時所產生的麻痹、酸軟、墜脹感,那是正常的針感,是針刺發揮作用,在中醫術語叫「得氣」的表現。明白這是很自然的回事,就不會因為突如其來的針感而大驚小怪。

而且針灸刺激的多寡,也是治療過程的一部份,醫師會按病情適度運針,以達「補」(刺激量較低)和「瀉」(刺激量較大)的作用。有時醫師使勁運針,病人感覺比較強烈,不要以為醫師今天在發脾氣,而是病情需要,要求刺激強點才有功效。

近來有個患老人痴呆症和中風的老婆婆來醫院接受針灸,她不會說話,左側半身不遂,但神志尚算清楚,每天都由老伴陪著到診室針灸。由於她是那種「痰迷心竅」的病證,醫師替她針刺就要用較強的手法刺激。

恰巧老人家又是很敏感和怕痛的人,第一次針灸,我才把針插進她的體內,她便大聲的在叫喊、嚎哭,她試圖避開我拿著針的手,可是我還是要繼續治療,她說不到話,沒有辦法喊痛,又無法抵抗,哭叫聲也變得更加淒厲,連我有時聽到了,都覺得她十分可憐,另一邊卻又要盡醫師的職責替她治療,我只好輕手一點,讓她痛少一陣。

如是者第二次、第三次,每次我為她針灸她都會嚎哭,而且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淒厲,到第四次針灸,當我走到她的面前,打算向她打打招呼,她已經在哭。

到了第六次,診室的門一開,她還未進入診室,她可能已經料到將會發生甚麼事,已經在不斷大哭大叫,診所各人自此都對她印象深刻。

很久以前看書見過一個著名的實驗,實驗人員給小狗食物,小狗的唾液增加,實驗者同時敲響鈴子。漸漸,小狗的腦子漸漸形成了條件反射,在沒有食物而敲響鈴子的環境下,小狗依然分泌大量唾液。這位婆婆,也肯定把診室、下針、醫師、和痛楚連在一起了。

有時我會覺得自己在這樣的場景下針真是十分殘忍,婆婆一定會在腦海中對醫院和醫護人員留下相當大的陰影,但我知道我必須這樣替她下針,她才有望康復過來。

怕針灸的人,可能或多或少也受到這樣的條件反射所影響,把兒時打屁股針的慘痛經歷投射到針灸當中,所以對針灸萬分恐懼。

但我再三強調,針灸的痛楚一般很輕,有些感覺都是正常,但不能和割傷皮膚和打針抽血相提並論。大家也可不要因為這位婆婆的個別經歷,把針灸描繒成很恐佈的酷刑,把這種很有效的治療方法拒諸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