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宇鋒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邱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多年從事醫管局管轄之中醫診所及醫院行醫,著有<<註冊中。醫師>>一書。

邱醫師 Email

 

嚴浩輝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嚴醫師2005 年於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學位畢業。

嚴醫師 Email

 

 

葉志成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為本站的站長,對中醫網站有極濃厚的興趣,故建此站方便同好。

葉醫師 Email

 

香港中醫網 ChineseMedicine.com.hk
香港中醫資訊交流 及 網上優質中藥店
電話 : 23418299

爭取中醫合理待遇

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全文。

近日紮鐵工人、醫療界、護理界、教育界和社工界都在積極爭取加薪,在經濟持續改善的情況下,爭取更合理的待遇。至於中醫界又如何?在還未有答案之時,我們不如先看看目前本地大學畢業出來的中醫在工作上的就業和待遇是如何,以便可以理性地去討論這個問題。

中醫在回歸以前不被殖民地政府予以重視,一直採取放任的政策讓中醫自生自滅。回歸以後《基本法》強調要並行發展中西醫,中醫才得以開始重視,98年特首董建華在施政報告上提出要把香港發展成「國際中醫藥中心」,政府陸續加強中醫發展的政策,設立註冊中醫制度,開辦大學中醫課程,在公營醫療機構開辦18間中醫診所,修訂《僱傭條例》承認中醫簽發病假紙等等,都為香港中醫發展踏出了一步。

現時有開辦中醫學位課程的本地大學包括香港浸會大學(1998年開辦)、香港中文大學(1999年開辦)和香港大學(2001年開辦),都是五年制的全日制學位課程,得到政府的教育資助,每年各大學會招生約三十名,經過四年的課堂學習和一年的臨床實習以後完成學位課程畢業。中醫學位課程的內容以中醫為主,兼顧現代醫學的基本知識,加上到國內的中醫醫院實習,畢業生們都應該掌握一般的診症常規,熟習中醫的診斷、用藥和操作。

完成學位課程以後,中醫畢業生將符合參加由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主辦的中醫執業資格試,考核內容分中醫理論的筆試和臨床口試兩卷,需要求紮實的中醫基礎之外,還講究內、外、婦、兒、針灸、骨傷、推拿等全科的臨床技術,符合考核要求者即可以獲批淮成為註冊中醫。

現時香港執業中醫有表列中醫和註冊中醫兩種,表列中醫屬過度性質,是供年資十年以上、或擁有相關學歷的現職中醫,在未通過中醫執業試之前可暫淮繼續執業之用,他們不享有註冊中醫的權利,將來也必須應考執業試以正式成為註冊中醫。

至於註冊中醫,在規管初期當局容許執業十五年以上具資歷證明的中醫自動註冊,往後,所有註冊中醫必須經過大學本科學習,取得學歷以後再經過中醫執業試方能成為註冊中醫,註冊中醫可另外申請「註冊中醫執業資格證明書」,方可在本港行醫執業。

註冊執業中醫可以有處方病假紙和簽發醫療報告的權利,也有資格處方列在衛生署有毒中藥名冊上的中藥,同時,註冊中醫資格規定有效期為三年,可以續期,但必須符合註冊中醫師持續進修的要求,在三年內累積參與六十學時的持續進修項目方可獲得延續執業資格。

中醫課程中需要每位學生熟習中醫基礎、望聞問切四診、常用的三百多種中藥、超過二百條中藥方劑、一百多個常用的穴位、內外婦兒骨傷針灸各科共數百個疾病的診斷和治療,還要理解中醫的經典著作如《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溫病學》等等,學習中醫針灸、骨傷手法和推拿手法的操作,更要學習西醫的解剖生理、診斷、病理藥理、基本的內外科知識,和一些生化的學科。五年的學習生活,基本上每天也要上課四至五小時,還要通過校內考試、臨床見習實習,與學習西醫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相似。

在國內,中醫的培訓模式跟香港幾乎相同,學生畢業以後擁有的地位等同西醫,他們一樣可以處方西藥,開化驗單建議病人做現代醫學的檢查。而在香港,中醫只允許從事中醫的工作,採用純中醫的方法治病,不但不可以處方西藥、轉介病人使西醫檢查和化驗,連很簡單的婦科檢查也不可以做,甚至在國內已經得到證實有良好療效的中醫治療方法如穴位注射、穴位埋線,卻因為香港法規不允許中醫拿針筒替病人注射藥物進入體內而不能在香港執行這些治療。相反,西醫則無任何限制,原則上西醫處方中藥是沒有問題的,也可以替病人針灸、使用美容儀器等等也照淮可也,還要構思立例規管醫療儀器的使用,不斷地擴大「醫學化」(medicalization)的範圍,無形中增大他們唯一能夠參與醫療事務的權力。

我記得自己也曾經熟記過很多西醫方面的知識,實習時也要經常在病房學習和實踐很多西醫的醫技,甚至到過手術室去充當助手,雖然和實際西醫是有距離,但總算是學過基本的知識。暫且不要想到希望一個中醫可以到手術室去動手術這樣的訴求,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我看不出一個中醫如果為了更正確地去判斷疾病而希望開出化驗單囑病人去照CT,驗血看一看肝腎功能,為甚麼在現有的機制下是不可以的。中醫如要希望病人做這些檢查,必須要吩咐病人去看一次西醫,由西醫開出驗單再到醫院或化驗所去做檢查,然後病人又要回西醫那裡看報告,病人再把報告交給中醫分析。一個取得註冊資格的中醫,連做醫療檢查也不能自主,這無疑是因為有少數人試圖控制整個醫療體系的一種手段。

有一個十分漂亮的名詞,叫做「中西醫結合」,但具體內涵是如何恐怕到現時為上也沒有人能夠說得清,因為中西醫學是兩套截然不同的系統,在基楚上已經很難混為一談。太學術的問題可能說起來又是長篇大論,不過且看現時的人是怎樣解讀「中西醫結合」的。

在內地,所謂的「中西醫結合」,實際上中醫只淪為可有可無的「雞肋」,病房中全是西醫主導,西醫西藥治療佔上大部分,雖然有中醫的部分,但中醫基本的內容已經變質,中醫的辨證論治思想受到西醫的影響甚深,比如病人是個高血壓,中醫診斷是「眩暈」,辨證是氣血不足,藥方中卻不能有補氣的黃蓍,因為西醫研究上說黃蓍有升高血壓的危險。如此例子比比皆是,因此病房雖然允許中醫治療,但處處受到限制。門診倒是好一點,不過由於純中醫治療的盈利不及西醫檢查和處方西藥,因此醫生仍然是會主動開出大量的檢查和西藥,當病人渴望到中醫院看病是尋求中醫治療的時候,他們得到的可能仍是一大堆的檢查化驗和一大堆中成藥的商品。

在香港,「中西醫結合」是各自為政,中醫和西醫甚少有坦誠的交流,所謂的中西醫會診實際上是一個中醫和一個西醫各自出現在病人前面,西醫說一套、中醫也說一套,最後各自做自己的事,病人雖然是同時得到中藥和西藥,但在實際層面上跟病人既看西醫又出去「偷偷看中醫」的模式沒有分別,只是中醫現在可以和西醫「共處一室」,但在更高層之的學術層面上根本看不出半點交流,兩者看來還是處於互不相讓的競爭局面。

更甚的是,中醫和西醫及西醫相關技術人員的工資上差異甚大,在資源的分配上亦十分懸殊,甚至到了一個不能接受的地步。

西醫體系是直接受著政府和醫院管理局資助的,所以病人入院每天只要付一百元,床位和所有治療費用也包括在內,幾十元看一次專科門診就可以得到半年以上的藥物,相對起來,經營中醫診所是自付盈虧的,病人看中醫每一分一毫都要自掏錢包,很多保險公司不接受中醫的申報,綜緩人士不能享受中醫服務優惠,只有付得起錢的人才可以接受中醫治療。既然說要發展中醫,只懂得批淮像慈善機構的組織或大學與醫院合作,在醫院範圍內隱匿的一角開設中醫診所(不少醫院內的中醫診所都位處隱匿),經營模式還是自生自滅的那樣,發展中醫的那一「步」似乎是小了一點,愛理不理的本質還是沒有改變。

正因為西醫相關職藥受著政府的補貼,市民可以享受廉價的醫療服務,而醫生及相關人員的收入也得到很好的保證。現職醫管局西醫每月月薪有超過四萬元,加薪後可達五萬多,就算是註冊護士,起薪點也有一萬八千元以上,我們且看看中醫現在的薪酬是如何的。

在本地大學畢業的中醫畢業生,原則上也可以享有醫管局的資助,在畢業後的第一年在公營醫療機構從事中醫臨床工作,薪金由一萬二千到一萬五千不等。以一個苦讀了五年,辛苦取得了專業資格在社會中得到一定權力的醫療專業人士而言,這樣的工資和中醫師背後負出的勞力是不相稱的,診所中護士的工資比起前線中醫師還要高,甚至一個高級一點的行政文員的薪酬也接近一個專職中醫醫療人員的水平,這是一個很怪的現象。

政府設定18所中醫診所,原意是希望所有三間大學畢業出來的中醫學生首年都可以留在這些診所工作(18間診所每間聘請5位畢業生,合共90人,剛剛等於畢業生的總數90人 - 30人x 3所大學),理論上所有中醫畢業生在就業上都有所保證,但往後學生畢業後的第二年、第三年又如何呢?沒有答案,詢問當局也是得到這樣的回應:在經過一年的臨床後,畢業生都應該具備臨床工作的經驗,可以在私營市場上得到獨立謀生的能力。中醫畢業生「百分百就業」可以只是個漂亮的謊言,事實上不少中醫畢業生都第二年終歸要失業,又或者改投其他行業,沒有機會繼續臨床,而空了的職位又會被新畢業的醫師頂上,到了一年後這批醫師又要面臨同樣的處境。如果認為中醫畢業生只需要一年便掌握到很多臨床經驗,那我可以問諸位一個問題,你對年輕中醫診症不抱半點懷疑嗎?會不會嫌棄年青醫師不夠經驗呢?既然當局沒有提供資源繼續培養年青的醫師,強硬地渴望年青醫師勇闖私營市場,又是走回自生自滅的回頭路。工資的差異、前景的不明朗,間接反映中醫畢業生的地位依然卑微,對於辛辛苦苦學習中醫的一眾來說自然是對中醫這門專業感到意興闌珊、懷才不遇,縱然懷著一顆熱誠濟世的心去努力行醫,但仍然經常對自己這門職業在內心充滿疑惑,對中醫的發展和醫術的提升徒添更多的不肯定和猶豫。對於有志投身中醫行業的後輩來說,看著這樣艱難的處境,也真的要三思應否在大學聯招表格上填上中醫的志願,這對於中醫的長遠發展是十分不利的。況且如果中醫畢業生將來不能學以致用,這顯然是浪費了大學中醫培訓的資源和公帑。

中醫在醫療系統中無論在制度、薪酬、職能上都面對著很多不平等的待遇,政府在提出發展中醫的政策下也沒有長遠的打算和給本地中醫畢業生一個清晰的定位,認真培訓本地土產的中醫。在公眾日益接受中醫治療的同時,大家也必須正視這些問題,了解本地大學培訓的中醫學子和中醫專業所面臨的難處,謀求方法改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