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宇鋒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邱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多年從事醫管局管轄之中醫診所及醫院行醫,著有<<註冊中。醫師>>一書。

邱醫師 Email

 

嚴浩輝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嚴醫師2005 年於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學位畢業。

嚴醫師 Email

 

 

葉志成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為本站的站長,對中醫網站有極濃厚的興趣,故建此站方便同好。

葉醫師 Email

 

香港中醫網 ChineseMedicine.com.hk
香港中醫資訊交流 及 網上優質中藥店
電話 : 23418299

通因通用

在中醫的治療方法中,一般較為人熟悉的大都是「正治法」,舉個例說如果你感受風熱外邪得了個風熱感冒,那麼中醫給你治病的辦法是「疏風清熱」,如果你是個氣陰兩虛的失眠,醫師的醫治方法便是益氣養陰。中醫治病的總思路是要「調和陰陽」,所以邪氣盛的,便要袪邪;正氣虛的,便要扶正。

最近診所來了個病人,很有意思,她的症狀是月經不調:每次行經血流如注,而且淋瀝不止,往往要持續十來天。這次她來找我看病,正值是月經來潮的第五日,量仍很多,如果大家對「多」和「少」沒有概念的話,她每天要更換十多片厚裝的衛生護墊,血漬還有機會沾到內褲上。她整個人的狀態十分疲憊,西醫檢查是患上子宮肌瘤,婦科醫生多次奉勸她把子宮切掉,但她年紀只有三十來歲,不希望動手術,現時她每次行經都要靠止血藥止血,平時亦需服食鐵丸改善貧血,這樣的情況已經維持了兩年。

經過診治後,我開出的處方是一條活血化瘀方。她拿著藥方到大堂預備配藥,陪她來看病的媽媽右手一伸,拿起女兒的處方,見到藥方入面有「桃仁」和「丹參」兩種中藥,即時便搶著回到我的診室對我說:「這條藥方不能吃!桃仁和丹參都是活血藥,我女兒月經已經來得這麼多,再吃這些藥你想她血流不止嗎?」

我跟那母親說:「這藥服下去,可能經量會更多,但過後它就會慢慢止住,不用怕,照我的意思吃藥。」

那女兒初頭有點猶疑,不過她總算對我有點信心,也肯乖乖把藥吃完,第一晚便覺得肚子很痛,之後排出了一塊瘀黑的血塊。第二天病者驚惶失惜的致電給我,告訴我這樣的事,我於是告訴她:「不用怕,這是很好的現象,應該繼續服藥。」她半信半疑的吃下已經煲好的第二劑藥,之後經量便逐漸減少,四天後覆診月經便基本乾淨了。

第二次覆診,兩母子都不明白我當時的用意,我於是向她們講解這是中醫的「反治法」,運用了「通因通用」的原理。反治法不一定每種情況都可以用,但適當使用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位小姐的情況,是典型的血滯胞宮,前面未提及她的舌脈,她的舌邊紫暗帶有瘀斑,脈是細澀不利的,表明體內氣血運行不暢。而且細問她來月經的情況,她所形容的量多,是斷斷續續的樣子,行經不暢而且每每有痛經的情況。四診合參暗示有惡血阻滯胞宮,血行不暢久而成瘀,瘀久化熱繼而迫血妄行,結果便是連綿不絕的出血。所以中醫辨證是要很仔細的,望聞問切決不能粗枝大葉,不能單純聽到病人月經不止便馬上開方止血,否則便會忽略一些很重要的線索導致錯誤判斷。

這位病人的病程拖了兩年,每次行經經血不止都強行服食西藥止血,病情很像是被控制住,但是從中醫角度上看反而不利康復,因為「止血留瘀」,血雖然被止住,但瘀血繼續積聚不除,埋下了瘀阻的隱患,這位小姐便是典型的例子。遇上這種情況,中醫辨證便要更為慎重,而當辨證有把握時,便應大膽用藥,不步「見血止血」的失敗後塵。

活血化瘀的方法之能夠湊效,完全是因為中醫辨證這是個血瘀的證候,病者的月經反覆出血顯然仍未能袪除根本的血瘀病因,唯有通過加強活血化瘀,藉著「通」法來促進血脈暢通,「瘀血既去,新血得生」,去除了血瘀這根本的病因,新血便能順利歸經而不至出血,結果淋瀝不止的經血終歸止住。這裡所說的「血瘀」,不能直接地和西醫診斷的子宮肌瘤劃上等號,的確有一部份患上子宮肌瘤的病人表現是個血瘀證,但也有很多病人完全不是血瘀證的類型,藥方不能直接搬套。

想起病人和家屬對藥方的疑慮,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甚至連當醫師的本身,有時都會疑惑著這樣的治法到底是否可行,會不會加重病情,因為按道理經血不止便應該止血,這是從「正治法」的道理去出發,卻不知道中醫治病還會有反治的一套。

臨床上治病,畢竟運用正治法還是較普遍的治法,但遇到奇難雜症,有時從正治得不到理想效果時,便要從多角度來思考病機,認清疾病的本源,不要誤治。為了消除患者的疑慮,醫師運用反治法時還應該耐心解釋,爭取病者對治療的信心,這樣的功夫也是必不可少的。